当前位置:首页>>媒体/观点

界面 | 上财报告:化解三重压力稳定宏观大盘,可从三个方面入手

发布日期:2022-05-02设置

编者按:4月26日,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2022年第一季度中国宏观数据分析研讨会在线召开,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会上发布主题为“疫情反复与三重压力下的中国经济发展”的《2022年第一季度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报告》。上海致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方重寅、上海市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副处长梁绍连、招商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东北证券研究所总经理助理沈新凤等嘉宾与媒体现场点评互动。

高等研究院副院长、常任副教授林立国致辞并介绍了“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概况。他表示,全国多地因为疫情处于管控状态,感谢大家对于研讨会的关注,希望能守望相助,共克时艰。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项目行之有年,得到了党和政府有关领导、学界同仁、业界机构和媒体的广泛关注。课题组已形成一支由近30位国内外顶尖大学毕业博士组成的大型研究团队;研究板块细分为14个专业领域,坚持以一般均衡分析为核心的综合治理理念,力求通过“理论逻辑、实践真知、历史视野”相结合的方法,使所得出的研究结论和对策建议具有“科学性、严谨性、现实性、针对性、前瞻性、思想性”。该项目研究同时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专项项目“中国经济系统建模与仿真”的资助。研讨会由高等研究院院长助理、教授陈媛媛主持,研究院院长助理、副研究员陈旭东、教授龚关、常任副教授杨有智,“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成员等出席发布会
研究院公众号将陆续登载相关媒体报道,延伸对于发布会和报告的见解与交流


媒体报道

NEWS


上财报告:化解三重压力稳定宏观大盘,可从三个方面入手 


来源:界面  作者:樊旭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报告认为,可以从加大宏观政策实施力度、加快供应链产业链补短板、深化市场化改革和制度型开放等三个方面采取措施来化解三重压力,稳定经济大盘。

图片

2022年4月26日,大连,旅顺塔河湾附近海水养殖场,渔民正在捕获养殖海产品。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记者 樊旭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周二发布报告称,从一季度经济运行情况看,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的三重压力还在延续且有加大趋势,同时多点爆发的新冠疫情也衍生出了一系列需要关注的新情况、新变化,实现全年的经济目标任务更具挑战。


报告认为,可以从加大宏观政策实施力度、加快供应链产业链补短板、深化市场化改革和制度型开放等三个方面采取措施来化解三重压力,稳定经济大盘。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22年第一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4.8%,比去年四季度回升0.8个百分点,但低于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年增长5.5%左右的目标。


上财高等研究院在报告中指出,当前,在中国经济面临的风险因素中,家庭部门、房地产市场和全球经济环境是相对比较突出的三个风险维度。


从家庭来看,房价预期走弱叠加疫情扩散,导致居民贷款意愿减弱、消费意愿下降。报告指出,一季度,新增人民币中长期贷款1.07万亿元,较去年同期少增0.91万亿元,是2016年以来的同期最低水平。房地产市场的疲软是家庭债务累积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


从房地产市场来看,不少城市开始放松管制,如放宽限贷限购、下调首付比等等,但是受疫情冲击,房地产销售仍然不是很乐观。1-3月,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13.8%。房地产业的兴衰对上下游相关企业影响巨大,在如今国内疫情反复、消费下滑,外部不确定性频发的背景下,房地产业监管要寻求良性发展方式。


从全球经济环境来看,我国对外贸易增速正在放缓,逐步恢复至常态,未来将面临较多的风险和不确定性。一方面 ,西方国家对于新冠疫情防控的放开使得海外供应链加快恢复,对中国出口形成替代效应;另一方面,国际政治经济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和不确定,较高的不确定性将导致国际贸易活动收缩,拖累进出口增速并恶化贸易结构。长期来看,不确定性的提高将推升贸易成本,并减少产品种类,对我国供应链的稳定与多元化形成挑战。


如何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发展,有效化解三重压力,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报告认为,首先应该明确的一点是,经济建设始终是中心工作,经济发展始终是第一要务。在当前疫情的特殊形势下做好对企业的服务保障和对民众的民生保障尤为重要,加大对受疫情影响的行业、企业和人群等的金融支持。同时,随着疫苗接种的普及、新冠病毒向低致病性方向的发展以及医疗救治方案的成熟和医疗资源配置的进一步完善,应考虑适时调整防控策略,从战时状态向常规状态转变,避免对经济社会发展造成非必要的损害。


报告提出具体的三个政策建议,首先是实施更积极的财政政策、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在外需增长承压的情况下要进一步提升内需增长动力。消费需求的释放关键在于收入增长的可持续性,建议推出中等收入群体倍增计划,从收入倍增和数量倍增两个维度展开、推进,作为实现共同富裕的中间步骤,另一方面,我国传统基建和新基建均有广阔的投资增长空间,东中西部、城乡之间在交通、能源、水利等基础设施分布失衡问题还比较突出,5G、特高压、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等新基建投资可起到跨周期和逆周期调节作用。


其次是加快供应链、产业链补短板,攻关核心技术,提升关键领域的国内资源生产保障能力,进一步增强化解供给冲击的能力。面向2025年,要力争实现规模以上制造企业大部分实现数字化、网络化,重点行业骨干企业初步实现智能化,推动数字经济在中国经济中的比重实现大幅提升,实现从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创新驱动的转型。在此阶段目标之下,相关传统产业的数字化改造可以适度加快进度,以形成更多新的增长极和增长点,为稳增长注入新动力。


第三是深化市场化改革和制度型开放,借助制度型开放所带来的外部力量推动内部制度变革,以改革促发展,扭转预期转弱趋势。预期转弱,仅靠宽松政策还不足以扭转,必须向改革、开放要发展红利。改革开放以来的历史经验、实践探索和理论逻辑都表明,改革,还是不改革,真改革,还是假改革,其经济增长的成效大不一样。随着改革进入深水区,单纯依靠内部力量,会受到既得利益集团羁绊,应该借助外部力量对改革形成倒逼机制,用开放促进新一轮的改革和发展。